oled一加7 [海外最新研究:蝙蝠携带新冠病毒可能直接感染人 ]

                                                                                时间:2020-02-24 11:00:38 作者:admin 热度:99℃
                                                                                戴海波老婆薛冬梅

                                                                                (原标题:海外最新研究揭示蝙蝠携带新冠病毒可能直接感染人)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爆发对于普通人而言是匪夷所思,然而对于一些研究蝙蝠的科学家而言是早已注定。蝙蝠病毒感染人的现象已经在中国发生多年。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爆发对于普通人而言是匪夷所思,然而对于一些研究蝙蝠的科学家而言是早已注定。

                                                                                美国疾病生态学家凯文·奥利瓦尔(Kevin Olival)长期研究蝙蝠,在中国和亚洲其他地方捕捉蝙蝠并采集它们的体液样本。奥利瓦尔所在的机构——非营利研究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 Health Alliance)也与中国研究者有长期合作。

                                                                                奥利瓦尔近日揭示了他在收集的数千只中国蝙蝠样本中的惊人发现:“我们总共发现了大约400种新的冠状病毒。这意味着有400个可能导致一场疫情爆发的候选病毒。”

                                                                                捕蝙英雄

                                                                                SARS爆发后的十几年来,研究人员一直在寻找下一个会对人类产生重大威胁的病毒来源。奥利瓦尔的研究还发现,蝙蝠病毒感染人的现象已经在中国发生多年,科学家将这种现象称为“溢出事件”(spillovers)。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曾陪同奥利瓦尔去到马来西亚婆罗洲Borneo进行蝙蝠样本的采集。一片热带雨林的边缘,奥利瓦尔在坐在一个临时搭建的户外实验室里。在一张折叠桌上,他放了一只雌性小蝙蝠。

                                                                                在数小时艰苦的样本采集过程中,奥利瓦尔还要不时地安慰被口腔拭子弄疼而扭动身体的蝙蝠。取样结束后,作为奖励,他给了蝙蝠一些芒果汁。

                                                                                在中国的湖北省,武汉疾控中心的年轻科学家田俊华也在做着同样的工作。一部去年12月播放的纪录片中记录了田俊华过去十几年里昼伏夜出,走遍了湖北的几十个蝙蝠洞,采集到珍贵的蝙蝠病毒样本。

                                                                                田俊华在片中自述:“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我们走遍了湖北的每一个角落,探索了几十个没有开发的洞穴,研究病毒媒介300多种。”

                                                                                他描述道:“如果我们皮肤裸露,很容易接触到蝙蝠的排泄物,污染的物体。研究人员穿戴好了防护服、护目镜、口罩、头灯、手电筒……为这场未知的‘探险’做好了充足的防护准备。”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片中,两名研究人员“全副武装”,登上崎岖的洞穴壁取下捕获的蝙蝠。一位工作人员戴着手套抓住蝙蝠,田俊华将蝙蝠身上的采集到的样本放入标本盒中,随后将蝙蝠放回了洞穴。

                                                                                2017年5月一篇新华社的报道描述了田俊华的工作:“采集蝙蝠样本环境极其恶劣,蝙蝠洞内散发着恶臭,蝙蝠体内携带大量病毒,一不小心就有被感染的风险。但田俊华毫不畏惧,携妻赴山捕蝙。”

                                                                                使用冲天炮再拉网能够捕捉到最多的蝙蝠,这是田俊华总结出的经验。“但在操作过程中,田俊华忘记了做防护措施,蝙蝠尿液像雨点从头顶滴到他的身上,如果被感染了,连药都找不到。”报道中这样写道。

                                                                                蝙蝠翅膀携带利爪,大蝙蝠被捕蝙工具抓到后很容易喷血。“好几次蝙蝠血直接喷在田俊华的皮肤上,但他一点也不退缩。”报道描述称,“回到家后,田俊华主动隔离半个月,只要14天潜伏期不发病,就能幸运躲过。”

                                                                                我们无法知道田俊华在捕蝙路上是否一直那么幸运。但是科学家已经证明了蝙蝠病毒可以直接感染人,而无需所谓的“中间宿主”。

                                                                                感染的村民无意识

                                                                                奥利瓦尔说,他和同事们采集蝙蝠的研究项目发现,蝙蝠病毒并不需要在另外一种动物体内发生变异才能感染人类。“这些步骤是不必要的。我们所展示的是,这些蝙蝠种群中与SARS相关的病毒有直接进入人类细胞的潜力,而不需要感染另一个宿主导致额外突变。”

                                                                                这意味着引发新疫情的途径可能要直接得多。而且这种直接的感染途径已经在实验室里实现:研究人员把一种与SARS病毒基因非常相似的冠状病毒放在有人类细胞的培养皿中,这种病毒成功地感染了人类细胞。”

                                                                                这一原理早在2013年《自然》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就有提示。当时美国科学家指出:“蝙蝠可能携带下一个SARS类流行病病毒,并且能直接感染人体细胞。”在这篇科学文章中,科学家首次揭示,SARS类病毒是有可能直接从自然宿主传播到人的,而无需中间的宿主媒介。

                                                                                这一结论在2015年《自然-医学》杂志上发表的另一篇论文中得到进一步印证。这篇文章的实验数据确认,一种具有SHC014刺突的蝙蝠冠状病毒具有直接感染人体呼吸道细胞的能力,但弱化了潜在跨物种传播的风险。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研究员参与了这项研究。

                                                                                奥利瓦尔表示,蝙蝠冠状病毒至少在实验室环境中具有这种感染人的能力,这一事实提出的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是否有证据表明这些病毒正在感染现实世界中的人类?

                                                                                为此,研究人员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从居住在云南晋宁一蝙蝠洞附近(1公里至6公里范围)的中国村民身上提取血液样本。研究通过对218位当地村民的血清样本测试,证实有3%的村民血清抗体检测呈阳性,但他们在过去一年中没有意识到自己有明显的不适症状。

                                                                                这一研究强烈暗示了SARS类冠状病毒有很高的潜力直接感染人,而无需中间宿主。该结果在2018年2月发表在武汉病毒所的英文期刊《Virologica Sinica》上,石正丽和生态健康联盟主席Peter Daszak都是该文章的作者。但截至文章发表时,尚无明显能够证明SARS类冠状病毒已经直接感染人类的事件发生。

                                                                                生态健康联盟的生态学家李红英表示:“这些人有很多可能无意中接触到蝙蝠的唾液、尿液或粪便等。在一些地方,蝙蝠栖息在人们的家里,一些人有直接杀死蝙蝠的经历。”

                                                                                当地人还愿意去蝙蝠洞避暑。李红英等人去蝙蝠洞采样时,他们经常会看到一些啤酒瓶或水瓶,暗示了蝙蝠与人的频繁接触。

                                                                                李红英表示,她和她的同事多次通过检查村民血液,寻找最近感染蝙蝠冠状病毒的迹象,每一次都会发现蝙蝠冠状病毒已经侵入到人类,只是这些局部地区的小型疫情未被人们发现或者报道出来。

                                                                                “这一发现是一个巨大的危险信号。已经有迹象表明,这些与SARS相关的病毒正在侵入人体,即使它们没有引起任何明显的症状和疾病。”奥利瓦尔表示,事实上,人们甚至可能有症状,但卫生当局从未注意到它。”

                                                                                RaTG13蝙蝠冠状病毒首次现身

                                                                                这一现象暗示了可能为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埋下伏笔的因素。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和武汉金银潭医院的研究人员从疫情爆发一开始,就将这种新型病毒与他们采集的蝙蝠样本进行了比较。他们发现了一个非常接近的配对——来源于中国菊头蝠样本的一株冠状病毒(RaTG13),这种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就是石正丽在云南采样时发现的。

                                                                                这篇以石正丽为通讯作者的文章2月3日在《自然》杂志上一经发表,便轰动了整个科研界。研究团队将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与实验室早期检测的冠状病毒的部分基因序列进行比较,发现这种蝙蝠体内的RaTG13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与人感染的新型冠状病毒一致性高达96.2%。

                                                                                科学家用“非常震惊”来形容看到这一报告后的心情。美国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长Richard Ebright教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RaTG13这个病毒首次被报道出来,通过基因序列对比,我们几乎可以把它看做是和新型冠状病毒的同一种冠状病毒了。RaTG13,或者说是一种与蝙蝠密切相关的病毒,是新型冠状病毒的祖代。”

                                                                                奥利瓦尔也给出同样的看法:“在病毒分类学家看来,他们可能会把两者称为是同一种病毒种类。”

                                                                                Ebright教授认为,这一基因测序比对结果可以说明,从蝙蝠病毒到人感染的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不需要再有中间宿主。他给出两个理由:“如果蝙蝠冠状病毒是新型冠状病毒的近祖,那么很容易就能从蝙蝠身上跳跃到人身上,无需中间宿主;即便蝙蝠冠状病毒是新型冠状病毒较远的祖代,那么也能在没有中间宿主的情况下,直接跳到人身上。”

                                                                                Ebright教授还指出了关键的核心:“中国菊头蝠的ACE2受体与人体的ACE2受体的相似程度与其他非人类灵长类动物之外的潜在中间宿主是一样的。”这表明这次感染了数万人的疫情的源头可能直接来自蝙蝠。

                                                                                目前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是否也能像其他SARS类冠状病毒那样,无需中间宿主直接感染人类,但是有研究病毒进化的科学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蝙蝠为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携带很多种的冠状病毒,确实有可能直接跨越物种间的障碍,直接感染到人。”

                                                                                神秘的蝙蝠冠状病毒到底经历了何种变迁,又是如何被带入武汉人群中的?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寻找答案。奥利瓦尔表示:“更重要的结论是明确的,这些与蝙蝠SARS相关的冠状病毒正在活跃地侵入到人类。”他还说道,并不是所有的病毒都能引发致命的流行病。但这种“溢出”发生得越频繁,引发疫情的机会就越大。

                                                                                科技部:蝙蝠是最有可能携带新冠肺炎的源头 

                                                                                吴远彬介绍,在五大主攻方向方面也取得了阶段性进展。在病毒病原和流行病学方面也初步排除新冠肺炎的来源与已知家禽家畜的关系,提出蝙蝠是最有可能携带新冠肺炎的源头。

                                                                                王宁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王宁_NB12468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2966253@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